2007-03-13

关于暂时迁回blogspot的公告
由于最近blogbus太慢以至于无法更新,故决定撤回blogspot(kinggoing.blogspot.com),迁回本博客日期不详,可能等GFW再把blogspot封了我就又回来了。
谢谢大家!
Tag: 我爱GFW
2007-03-06

这网站慢死,更新有点困难。

 

新学期开始了。

他们说:

  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

2007-01-11

    无论怎么样吧,总算该回家了。先过个年再说嘞。

    过完年之后又怎么样呢,那就到时候再说嘞。

    明天就去暂停这条adsl,回家貌似也不能上网,所以这里又要荒废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 LS同学啊,你在S国好好过!不要想家不要想我们!家里过新年可热闹了啊!潇哥也是。

    前段时间考试没上网,这次上来发现msn完全无法访问了,看来不能去抢沙发咯

    XC同学,记着我的碟子!

    还有要和阿P还有XC去喝喝聊聊,在学校就一直想念家里的雪花和糖醋排骨。

    Jane同学已经好久没见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又长高了。 =_=|||

    同志们!等我!我马上回来!不过貌似我回的比较早。那我等你们吧。

    Chaos同学!你丫叉的考试之前跟我说那些问题,害得我三天没睡好,我物理要是挂了我跟你没完!

就这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活太虚幻了。

2007-01-03

新年了,不过我实在感觉关于新年我没什么要说的。
去年的新年就这样过了,今年也就这样过了。
高中的元旦是怎么过的都不知道了,貌似是在晚自习中度过的?
2000年元旦也就那样过了,和老妈在家里钻研水果吃法,吃了一千年以来最好吃的一顿饭。
就连诺查丹玛斯的1999大劫难也就那样过了,当时记得是和马戈一起去网吧打星际了。当时说着好像是毫无畏惧的样子,其实心里想着把最后一点钱花掉再死,那样比较不亏。
小学的元旦杨老师和邓老师带着我们一起包饺子。记得当时听说杨老师一晚没睡给我们熬了两大锅排骨汤,给我们感动的稀里哗啦。
然后再小的时候元旦就是在外婆家过的,记得外公做的菜特好吃,还有外婆做的面条。
然后元旦就是在医院过的了。在医院待了太久了,医生护士全都认识我了,然后大家就给我过生日,过元旦。

于是19年过去了。

这是第20年。看着大家都在为自己新的一年做着打算。我呢,先祷告一下。
2006-12-17

刚刚从北京回来,运气不好的是北京这两天最高气温零下8度外加6级大风,现在我坐在电脑前头痛欲裂……
这次在北京,第三次走过了长安街,感觉到内心十分痛苦,除了看到面前停的两辆Porsche跑车和一辆Porsche SUV,还有很多能让人感觉十分痛苦的,比如很多的很粗的很高的象征权力的支撑建筑物的柱子。
另外还去了趟海淀,在此感谢孙同学的热情招待,还在陈同学的带领下逛了圈清华,用马同学的话来说就是:好多好大的树啊。当然,还有树下林荫路上的密密麻麻的鸟粪。虽然给人的感觉不如川大的文化商业气氛浓郁,但是绝对是牛逼的学校。
之后就是一天的会,有各色人物的演讲,老师、某空调公司某设计者、某打印机公司大某某区某某经理、某设计软件公司某某区经理、某飞机公司设计者、某院士、某航天部总工程师……讲着各式各样互不相关的技术或广告。人们唔唔点头,哗哗鼓掌,会议很成功。CCTV的摄像机一直挡着我的视线,我就只好一直看着那台JVC。
回到宾馆,见到一操着法国口音英文的老外歇斯底里地对着服务员叫toilet paper,见我过来便狠狠地盯着我,我赶紧拿出草纸递给他。不料他居然两眼湿润,感激地叫着thanx,they do not understand me,然后匆匆离去。其实人们都很可怜。
接下来,我就见到了那本其中两页是我们作品的书,薄薄一本一百多页,居然定价80块,看来这本书的传播方式仅限于赠送了。
还有啊,出门在外这几天,算是切身体会到了报销这两个字的威力了。我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面包问题的问题了呢?
2006-12-09

这是一首tango舞曲。曲名是西班牙文,译成中文这种事需要克里斯汀娜同学的帮助。
不过音乐本身却不需要翻译。
无论说的是什么语言,经历的是什么人生,或者生活在什么文化之中,音乐对于人们都是同样的,
就好像所有浮华都是我们的躯壳,名誉,地位,金钱,素质,文化,所有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,一首曲能无视这样的躯壳,无论有多么厚重,它都能穿过而直接释放在灵魂深处。我们有能够掌握的东西,当然也有不能够掌握的,我们能够掌握自己的灵魂,但我们不能够掌握命运。然后,谁自己想如何便如何吧。
2006-11-28

和马旭燊的项目。
花了一周时间耗在写项目申请书上,还去找我敬爱的东哥当指导老师。
东哥说这里不详细,那里不恰当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都是马燊儿写的那些出的问题。。。哈哈哈
其实也并不是问题,老师看待我们的想法毕竟和我们自己不一样。
然而这又是大问题,因为大部分项目都是由于这样的想法差异导致失败,而并非技术问题。
想法的差异,要求的差异,观念的差异。问题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。
所以最终难以协调。妥协是唯一的解决办法,而在妥协面前,理想算个P。

实际上,我的热情正在消退,早已没有小学初中那样的大志。开始害怕尝试,其实是怕尝试失败。因为失败不再是无所谓的成功的妈妈了,失败意味着很多。
这次的项目申请无非是想弄到2000块的渺茫的经费。面包问题是关键。
我也不知道这算是成熟了还是堕落了。
和袁行远的EE计划也搁浅了,那个计划是为了想出国。然而我并不能对出国报有满怀信心,于是还是回头找面包吧。

昨天晚上看了部老片,《毕业生》。事实上我是冲着它的音乐去的。
可看了后心理很复杂,或许只需要顺应着某种东西生活下去就够了。无论是该争取的时候,还是该放弃的时候。
无所谓任何时候都应当如何如何,权且凭机遇,轻松一些。
2006-11-24

同学的同学和XX分手了;同学和XX分手了;XX同学和XX同学分手了。
这是最近我遇到的一些事情。
感觉现在最多的事情除了XX的ACCA大考,还有XX的AIX,还有XX的IELTS等等之外,最多的就是上面这样的事。
我也来记录一下这样的历史时刻吧。真是讽刺。

然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2006-11-16

下面的五篇文章都是搬过来的。 以后就在这里安家了 虽然我感觉这里比较慢 不过,无所谓了。 自娱自乐而已。 我爱GFW 爱死它了 爱它死了
Tag: 我爱GFW
2006-11-15

统一的数据空间
建立环境与个体的统一存储空间
也就是说把程序和程序数据放在一起。
在80x86上就是消除.text段和.data段的界限。不止如此,还有消除进程保护等等
如此就产生了一个flat的空间,其实质就是物理内存。

机遇和挑战永远是并存的。
这是谁说的?我恨他
统一的数据空间似乎使得一切灵活许多。不过一想到CPU能干出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就头大。

Internet传播
木马。。。。木马!!!!

不过就像我说的那样,
机遇和挑战永远是并存的。

Internet上的机器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。
作为一种生物,或许在别人的机器上就会比在我的机器上表现得收敛的多。
莫非是认生的缘故?
要知道杀死寄主是很不明智的。除非是专业养殖,就像在我的机器上
因此它不会无限增殖(计算机空间增殖不需要任何代价),
或许还会更加内敛一些,因为某些机主如果觉得机器有什么不对劲,就会格式化掉硬盘。
当然,这些都是建立在其已经适应了环境的基础之上。

然而,然而啊
机遇和挑战永远是并存的。

分页共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