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首 页 | {#next ~ -->

-

1970-01-01

人的记忆有一种特性,我们能够记得清最遥远的过去,以及最近发生的事。但是在这之间,却是被抹去一般一片空白。

我觉得这是十分正确的。

每次写这么一个总结,试图回顾这飞逝的一年时光中的总总是非对错,往往得到的结果都是去年的今日和今年的昨天。之间的,无论是好是坏仿佛都无法忆起。不过这也并无大碍,因为总是可以从现在的状况看到过去的经历。好比考古学家从金字塔看到古埃及的辉煌与破落;天文学家从远去的星空看到宇宙的创生。不同的是,他们看到的都是轰轰烈烈,而我看到的是庸庸碌碌。

工资条上的数涨了一些,但是不如房租涨得多。两居室大了一些,可来回晃悠的还是两个光棍。咖啡机,PS3,鱼缸,都是新添置的。但是它们不会改变任何事情,因为历史学家看到咖啡机、PS3、鱼缸是什么都不会想到的。

于是历史还是一片空白。

翻翻抽屉,还能看到无数登机牌。确实,这一年里,我坐过比前二十几年多几倍的飞机,但是去过的地方却不如我大学一年。我觉得有句英文很贴切:traveling but never arriving.

于是我又想起爱默生的一句话:

We are always getting ready to live, but never living.

很有道理,不过应该还有下文:

We will never find ourselves living, until already lived.

前一句话,是去年的今日,后一句话,就是今年的昨天了。

然而,硬要说究竟过了怎样的一年,也还是可以说出七七八八来:

我第一次,自己养活了自己一年;

我跟房东发飙,跟中介发飙;

我自己犒劳自己买了心爱的Wii;

我第一次后悔买了Wii;

我学会了像电影里一样在黑屏白字中干活;

我自己搞定了无数大大小小的项目;

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,牛人很多;

我也明白了,我会努力成为牛人。




评论

   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