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12-13

The harder thing to do and the right thing to do are usually the same thing. --'Weather man'

打算签淘宝,不是因为它的工资,而是因为这恰好在我通往理想的道路上。

嘿嘿,这下子进入广告业了。 北京,欢迎我吧。

不过呢,要是US来offer的话。。。嘿嘿

2008-12-12

在人生这个平面上,有一角叫做“理想”,与之相对的是另一角,叫做“现实”。

理想有一个特性,就是必须要坚持。没有坚持的努力就不可能实现理想,而且不管多么绝望,都不能失去希望,向着理想努力。

现实也有一个特性,就是必须要接受。 所谓要准确定位自己,世界上并不缺少自己这么一个理想。随着时间流逝,年纪增长,现实也在慢慢侵蚀。

所以,到底是他妈的坚持理想还是他妈的接受现实?!??!!

F**K!!

2008-08-04

Mono - One step more and you die

&

pg.lost - Yes I am

哈哈哈,都是后摇并且都是电骡上下不到的。。。

其实这几天很不爽啊,搞了那么久的GRE,作文才3.0。算是正儿八经考察到我了,他们咋就能知道我作文不好呢?我觉得我掩饰的很好了。不过,尽管如此,我还是很佩服ETS那帮B的。然后呢,V也不高,560好歹在期待之中。

Ok, 如此向上帝汇报,向看这个垃圾博客的各位汇报。

 看来,计划有变。

2006-12-17

刚刚从北京回来,运气不好的是北京这两天最高气温零下8度外加6级大风,现在我坐在电脑前头痛欲裂……
这次在北京,第三次走过了长安街,感觉到内心十分痛苦,除了看到面前停的两辆Porsche跑车和一辆Porsche SUV,还有很多能让人感觉十分痛苦的,比如很多的很粗的很高的象征权力的支撑建筑物的柱子。
另外还去了趟海淀,在此感谢孙同学的热情招待,还在陈同学的带领下逛了圈清华,用马同学的话来说就是:好多好大的树啊。当然,还有树下林荫路上的密密麻麻的鸟粪。虽然给人的感觉不如川大的文化商业气氛浓郁,但是绝对是牛逼的学校。
之后就是一天的会,有各色人物的演讲,老师、某空调公司某设计者、某打印机公司大某某区某某经理、某设计软件公司某某区经理、某飞机公司设计者、某院士、某航天部总工程师……讲着各式各样互不相关的技术或广告。人们唔唔点头,哗哗鼓掌,会议很成功。CCTV的摄像机一直挡着我的视线,我就只好一直看着那台JVC。
回到宾馆,见到一操着法国口音英文的老外歇斯底里地对着服务员叫toilet paper,见我过来便狠狠地盯着我,我赶紧拿出草纸递给他。不料他居然两眼湿润,感激地叫着thanx,they do not understand me,然后匆匆离去。其实人们都很可怜。
接下来,我就见到了那本其中两页是我们作品的书,薄薄一本一百多页,居然定价80块,看来这本书的传播方式仅限于赠送了。
还有啊,出门在外这几天,算是切身体会到了报销这两个字的威力了。我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面包问题的问题了呢?
2006-11-28

和马旭燊的项目。
花了一周时间耗在写项目申请书上,还去找我敬爱的东哥当指导老师。
东哥说这里不详细,那里不恰当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都是马燊儿写的那些出的问题。。。哈哈哈
其实也并不是问题,老师看待我们的想法毕竟和我们自己不一样。
然而这又是大问题,因为大部分项目都是由于这样的想法差异导致失败,而并非技术问题。
想法的差异,要求的差异,观念的差异。问题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。
所以最终难以协调。妥协是唯一的解决办法,而在妥协面前,理想算个P。

实际上,我的热情正在消退,早已没有小学初中那样的大志。开始害怕尝试,其实是怕尝试失败。因为失败不再是无所谓的成功的妈妈了,失败意味着很多。
这次的项目申请无非是想弄到2000块的渺茫的经费。面包问题是关键。
我也不知道这算是成熟了还是堕落了。
和袁行远的EE计划也搁浅了,那个计划是为了想出国。然而我并不能对出国报有满怀信心,于是还是回头找面包吧。

昨天晚上看了部老片,《毕业生》。事实上我是冲着它的音乐去的。
可看了后心理很复杂,或许只需要顺应着某种东西生活下去就够了。无论是该争取的时候,还是该放弃的时候。
无所谓任何时候都应当如何如何,权且凭机遇,轻松一些。

分页共1页 1